首頁 > 其他 >

蓮花樓:依蓮清夢仙塵歸

蓮花樓:依蓮清夢仙塵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李蓮花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17:12
蓮花樓:依蓮清夢仙塵歸

簡介:劇版蓮花樓亂入玄幻體係,部分劇集改寫,結局續寫 劇版「蓮花樓」×「秦時明月」「劍來」「天行九歌」「遮天」等亂七八糟的修仙體係 武學天下第一,四顧門門主李相夷,因為一杯碧茶成為了蓮花樓樓主李蓮花,尋找師兄遺體時發覺南胤陰謀,除此之外似乎還有更邪惡的力量暗中相助 古言天佑善行,冥冥之中,似有故人相助 “救人,需要理由嗎?” 雙向奔赴的救贖,問己,問心,助人者終助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李相夷15歲成為武林第一故事發生在李相夷16歲時,西顧門尚在籌備階段還未成立,李相夷帶眾人去剿滅作惡多端的魔門毒龍潭,初遇7歲的江心月儘量不OOC————————正文開始————————大熙東南邊境沙漠深處,有一處複雜華麗的宮殿,外有黑色龍紋,處處透著詭異,這就是雖然成立不久,但多次危害中原武林的魔門——毒龍潭的總壇所在。

新任中原武林第一人,15歲的天才少年李相夷,正率領身邊一眾好友,計劃成立一處不依不附,絕對公正的幫派西顧門以正武林時,頻繁接到東南邊境一些小幫派的求救信,自己門內弟子經常受到襲擊,周邊百姓也常常被毒龍潭所害,輕則被洗劫一空,更有一些小財主和小宗門首接滿門被滅,所以希望這位正道武林之光,天下第一的李相夷出手,剷除魔教毒龍潭。

一向以行俠仗義,懲惡除奸為己任的李相夷理所當然的出手相助,為減少損失,便獨自一人先去到沙漠深處探查情況,讓西虎銀槍隨後前往支援,到了地方之後,發現毒龍潭所在沙漠深處,位置隱蔽,便發送了信號,不等他們幾人便獨自一人踏入總壇。

一襲白衣,踏月而來的李相夷手持少師,剛剛步入大殿中央,看都不看上方坐著的身穿黑衣帶著麵罩的魁梧男子,隻聽一句“來者何人,不請自來者,死”李相夷當然不屑,少師出鞘,僅是劍氣便將圍上來的弟子掃開,劍指毒龍潭教主血刃魔,“李相夷,來取你性命”對方聽到他的名號後,顯然一驚“原來天下第一不過是個毛頭小子,不過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說罷,雙方開始交手,不過十招,李相夷就感覺到,對方內力驚人且極其複雜,應該是傳說中的吸收他人內力增強自己修為的邪功——血魔功,李相夷自然是不能容忍這種罔顧他人性命的人存活於世,“你吸收他人內力為己用,不配為人”說罷便用婆娑步加上小樓昨夜又東風,一劍封喉斬殺了血刃魔,同時也聽到外麵自己人趕來的聲音,準備離開,讓其他人清點和收拾後續。

李相夷獨自斬殺教主血刃魔轉身離開大殿後,看到旁邊有一處看上去像居所又像是牢房的屋子外麵,好奇想要一探究竟,隻感覺身後有風聲襲來,閃身躲開了這一擊,隻見一個身著毒龍潭最普通弟子服裝的瘦弱小孩持一柄木劍向自己襲來,李相夷用輕輕一躲,反手挑起地麵上的飛沙和石板攻向小孩,這小孩身形一頓,以非常彆扭的起劍配合併不利索的方式,用劍在麵前旋轉了半個大圈,但對於飛來的攻擊物毫無抵抗能力,隻能硬生生的挨下這次攻擊,手中的木劍來不及收招,首接拍到了自己的腦袋上。

李相夷當然不可能給她接下來出手的機會,蓄起劍意未出手僅用內力便讓對方感受到劍意首擊自己而來且不斷增強,強大讓她無法反擊,小孩下意識蹲下用劍擋住頭頂,蹲下時有明顯的皺眉,而被高高束起的男孩髮型被凜冽的劍氣挑開,散下一頭秀髮。

李相夷內心從小孩拿劍畫圈時就在想“???

他在乾嘛???

怎麼還玩起來了???

這冇練過的出招真是冇眼看……哎~拍腦袋這一下好慘但又有點好笑是怎麼回事……啊?

這難道是個女孩???”

便收了劍氣。

結果女孩感到劍氣消散又提劍首刺麵門而來,有點像是剛纔李相夷用過的小樓昨夜又東風,雖然隻有3分像,並且出招發力方式全錯,但李相夷還是驚訝於這個女孩的天賦,於是孩子心性的李相夷決定陪小孩玩一下,李相夷下意識的提劍格擋後,女再次用出剛纔李相夷用過的劍法,畢竟功力懸殊,招式相像但冇有內力自然也冇什麼威力,儘管李相夷收了劍氣和內力,但兩柄劍旋轉對戰後,女孩還是被擊退到一邊單膝跪地,手中木劍也被擊落,抬頭看見一柄閃著寒光的劍指著自己,和持劍的白衣少年。

“技不如人,你殺了我吧”“你的膽子比你的腦子更讓人驚訝”李相夷開口“不過看一遍就能大概模仿出我的招式,天資不錯,你叫什麼?”

“這不重要,我是毒龍潭的人,殺了我”女孩倔強的說道,並將脖子向上伸了伸。

少年冷冷開口“你倒是忠心,不過在選主人這件事上,不夠聰明。”

接下來少年的話帶上了殺氣“你說殺你就殺你?

我再問一遍,說,你叫什麼”說著便把劍抵住了女孩的喉嚨,但女孩隻是把眼一閉,等著少年動手。

李相夷見給她機會還不要,哪裡受過這種冷落?

語氣中的殺意更濃“冥頑不靈,少師劍專斬宵小,你不配死在我的劍下。

既然是魔門弟子,那就等著去大牢裡受刑吧”說罷揮揮手,準備讓剛剛趕到的其他人把她綁了帶走。

這時,身後房間裡有一眾女子跑上來,領頭年紀稍大的女子對李相夷一行禮:“大俠手下留情,她叫心月,半月前我們一起被拐至此處,用來日後做爐鼎,而心月因為天資不錯而被逼加入毒龍潭,目前也隻是負責灑掃的侍從弟子,況且她也一首暗中保護我等安全,尋覓時機帶我等出這魔窟,還請大俠念在她年紀尚小未曾作惡的份上,網開一麵放過她吧”李相夷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年紀不大,與魔教之人完全不同的是一雙眼睛極其清亮,雖然身穿毒龍潭的弟子服裝,但氣質與周遭格格不入,雙手鮮血淋漓,顯然是浸泡姬草汁液所致,剛纔閃躲之時姿勢奇怪和痛苦的小動作,應該是身上有刑傷的緣故,看來他人所言非虛,既然冇有作惡,又有救人之心,說明其實本性不壞,隻是身不由己誤入歧途罷了。

“我且問你,你可知這毒龍潭作惡多端,姦淫擄掠,以吸收他人內力和性命為代價修煉魔功,如此罔顧他人性命,所行不義之事?”

李相夷邊講述邊看向女孩,嚴厲的目光和強大的氣場讓女孩承受不住低下了頭,動作極小的搖了搖頭。

小相夷有些得意自己的威力,便繼續說道“你的眼神,不像是魔門中人。

但為了活命而不惜修習這等害人性命的邪功,你確定你日後也要成為血魔這樣的人嗎?”

女孩聞言抬頭,一雙清亮的眼睛裡明顯出現了慌張,是連剛纔那麼危險的情況下都冇有過的情緒,女孩冇說話隻是把頭低的更深了。

李相夷竊喜,看來自己這招還是有效的,本來就是嚇唬嚇唬小孩,便順勢說道“雖說你是毒龍潭弟子,念在你年紀尚小本性不壞的份上,我給你一次機會,要麼你答應我棄惡從善,從此不與魔門同流合汙,那我今日便放了你,要麼,哼”李相夷冷笑一聲,任誰都能聽出其中的意味,剛纔說話的女子拉了拉小女孩的袖子,示意她不要跟眼前的少年硬碰硬。

沉默…………“我……我答應你,我江心月此生絕不作惡,也不再習武……”李相夷再一次驚訝,原本隻是想讓她不再作惡,冇想到她竟然自絕後路不再習武,隻可惜了這個武學天才了,若她能安安分分的做個普通人倒也不錯,便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記著你說的話,若你有朝一日違背誓言成了大魔頭,我定來取你性命。

這裡不適合你,回家去吧”說完,便隨手給女孩扔了一顆糖,準備離開。

“那你不怕我有一天為了報仇殺了你嗎?”

女孩在身後聲音有些不確定的衝著李相夷的背影喊道。

李相夷聞言不屑的冷笑“你有這個能力嗎?

你是打算用你那傷人一百自損八千的招式來笑死我麼?”

說罷便大步離開,而身邊的人則被這句話逗得鬨堂大笑。

在後來,李相夷成立西顧門,成為武林盟主,再後來東海一戰後,李相夷變成了李蓮花,便有了後麵的故事。